一位名叫徐纪的美籍华人拳师,曾专程到中国河南省寻访武术之”根“。

徐纪先生自幼从名师习武,又在台湾、美国教拳多年,可谓行家。

他在访问了登封、温县、洛阳、开封以后,

很坦率地提出了几条意见:

第一,套路太多,习拳者为记忆套路而无暇加深功力;

第二,架子太花,表演味儿较浓,实战性不强;

第三,后起之秀功底差,不足以服远。

他认为,武功“不害其少,只怕是太多了些”,

对众多套路必须“舍得割爱”,一定要“择精去芜”。

令人汗颜的中国武术现状!


其实,关于当前武术华而不实的批评,国内很早就有人提出,

但并未引起武术界的足够重视。

给大家简单讲一下徐纪这个人的师承关系。徐纪师父是刘云樵,刘云樵是蒋介石侍卫长,又是李书文的弟子。

李书文的功夫在民国时期那是真正的绝顶高手,

他可以一掌拍下把人脑袋打入腔子里,不是一般的恐怖。

中国武术现在,盲目自满、安于现状和因循守旧,

严重阻碍了我国技击水平的提高。

武术界中不少人自我感觉良好,

还有些人少实事求是之意,多哗众取宠之心,

将自己门派的武功吹得神乎其神。

大家对国际搏击界的各种流派儿乎都缺乏认真的研究,

对有关信息也缺乏搜集和整理。

结果,我们一直在明处,人家倒在暗处。

我们不了解别人,别人倒把我们研究得很透。

长此以往,中国武术如何能保持优势?

最令人担忧的,是目前中国武术的“舞”味太浓,实战性被大大冲淡。

蔡龙云(李小龙的偶像,前面提到的轻松战胜欧美国家职业拳手的武术家)

先生就深有感慨地说,近些年中国武术不提倡对抗性,变成了套路表演。

他说:这种武术没有一点实战性。

其实,中国功夫是很厉害的。

以前的拳师平时练习的强度,比现在的运动员要高得多。

历史上的名武师往往能在一两招之内,把悍敌打败。

可惜的是,这种功夫和吃苦精神现在已失传。

以现在光练套路的运动员跟拳击运动员比赛,定输无疑。

我们在训练中没有实实在在的真打,一上场就找不到感觉,

而西洋拳击手天天都在练实战。

所以,中国功夫要走向世界与西洋拳击抗衡,必须直接练实战。

这段话可谓一针见血,道出了目前武坛的症结所在。


令人汗颜的中国武术现状!


几十年来,国内的教练员和运动员,

为了在比赛中获高分、争名次、拿奖牌,

一味翻新花样,“创新”套路,

将不少类似舞蹈的所谓“高难”动作引人各种“新编”套路,

追求花哨、好看、热闹,乒乒乓乓乱打一气,哈哈嘿嘿胡喊一通,

搞得拳不像拳,舞不像舞,

而真正包含着丰富技击内容的传统套路却越来越受到冷落。

几年前,一位名闻中外的全国武术冠军竟被两三个小流氓打伤。

消息传开,人们不禁要问;

这样的“武林名将”究竟有多少真功夫?

这样的“全国冠军”究竟有多少分量?

中国武术靠这样的花拳绣腿还能走多远?


令人汗颜的中国武术现状!


“练为战”,还是“练为看”,这个问题已经使武术界困扰了许多年。

我们当然不会完全否定武术的观赏价值,

但如果都是“满片花草”(戚继光语),则中国武术甚难有出头之日。

近几年的国际擂台赛,我国选手被洋人击倒之事已屡见不鲜,

即便是获胜也十分艰难,

而且多是利用洋人所不熟悉的摔跤之技占了便宜。

一旦外国拳师熟悉了跤术,我国选手将更加难以对付他们。

从目前武术界的情况来看,功.力深厚的前辈高手已凋零殆尽,

而一代新人多从花法人手,功底普遍浅薄,实战功夫尤感欠缺,

那种“不招不架,只是一下”的潇洒拳法早已无从见到。

武术界已经出现了深深的“断层”。

竞争是残酷的。


令人汗颜的中国武术现状!


1980年,日本“新格斗名人”田畑向泰拳师挑战,竟被对方一脚扫断左臂。

其后,日本空手道全国冠军泽村忠又被泰拳师当场踢成重伤,

用担架抬下场去。

日本搏击界视此为奇耻大辱,创立了踢拳道,专门研究对付泰拳的办法。

经过长期的秘密训练之后,日本踢拳道协会选派滕原敏男远征泰国,

向现役泰拳拳王公开挑战,终于以绝对优势击败对方,

打破了泰拳“站立格斗,天下无敌”的神话。

这是泰拳历史上,第一次由外国人使用外国拳术打败本国拳王,

并且夺走“拳王”称号。

回顾一下日本人向泰拳挑战的过程,中国武术界当会有所启示,有所警惕。

中国武术要迎接挑战,

一是靠实力,

二是靠全体武林同道的团结。

20世纪初叶,洋人拳师屡屡来华挑战,

武林前辈们多能捐弃门户之见,携手御侮,

但也有极少数人置民族大义于不顾,

在武术界内部乘机挑起事端。

1909年冬,英国大力士奥皮音在上海口出狂言,诬蔑中国是“病夫之国”,中国人是“东亚病夫”。

霍元甲闻讯,特地赶赴上海,在静安寺路的张园摆下擂台,

并用中、英两种文字在报上刊登广告说:

世讥我国为病夫国,我即病夫国中之一病夫也,愿与天下健者从事。

有以一拳,一足加我者,奉金表、金牌各一块,以为纪念。

”声明“专收外国大力士,虽有铜筋铁骨,无所惴(害怕〕焉”。

谁知奥皮音尚未露面,却有一个自称东海赵某的中国拳师巴巴地赶来打擂。

霍元甲好言相劝,说此举意在为中国人雪耻,按理说你应当帮助我,

为什么反而与我争高下?

赵某不听劝阻,执意交一手,霍元甲只得勉强应战,将赵某击倒。

不料赵某又将其师父张文达搬来,指名向霍元甲挑战,

理由是霍元甲打败了他的徒弟。

这时霍元甲已经患病,又对张文达苦苦相劝,希望他以民族大义为重,

不要惹洋人耻笑。

但张文达根本听不进去,天天赖在张园不走,大骂霍元甲不止。

上海有一批纨绔子弟也极力怂恿,许张文达以重金。

霍元甲不得已,只得抱病登擂,仅用两招即将张文达击倒。

霍元甲厉声道:“幸亏你是中国人,不然的话,我定要把你打得筋断骨折!”

当时台下有一万多名观众,齐声怒斥张文达,

呼声震天,张文达抱头鼠窜而去。


令人汗颜的中国武术现状!


时至今日,像张文达师徒那样的人已经不多,

但门派之见依然存在,

金钱的作用也不可低估。

民国年间,孙禄堂先生连败日本高手,名震中外,

日方曾许以重金(聘金二十万元大洋,月薪两万元),

那时几块大洋就是一个中产阶级的月收入。

请孙先生赴日教拳,孙先生断然拒绝。

他对日本武士说:“不要说二十万,就是给为万万钱,我也不教日本人!”

然而今天的情况就不同了,不少拳师以收洋弟子为荣,更以出国教拳为荣。

在传播中国武术的前提下,大概也不能排除名利的诱惑吧?

另外也有一个事实,就是国人对武术的重视完全不够。

日本的空手道,韩国的跆拳道,都国家和财团举全国之力全力扶植。

而我们国家。。。。。。

很多有真功夫的拳师在国内根本无法靠教拳为生。

而外国人尤其是日本,韩国却真是花多少钱都要把这些东西学去。

我师父的一位好友,也是得到真传功夫的前辈。

在国家武术界只玩花招的前提下,看不下去归隐了。

一个真正的功夫高手,国内也没有人找他教拳了。

确被日本人找到以重金礼聘要他去日本教拳。

老前辈不缺钱,换了住址也没去日本,

但是他的一身功夫恐怕也没有传人了。

那万一他要是缺钱呢!

中医的人才已经有很多外流了,武术界也一样。

荣誉只能说明过去,并不能说明现在,更不能说明未来。

“我们祖先比你们祖先厉害多了”是一种危险的导向,

问题在于我们现在未必“厉害”过人家。

翻翻近年的武术杂志,大多仍是一副自认为“很厉害”的面孔,

极少有认真研究别人的内容,连有关的信息也甚为罕见。

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,自强不息的日本人正在大量翻译出版中国的拳书,

他们甚至对某一拳种之内的各种流派的异同也在进行认真的研究。

而在我们大陆,至今还找不到几本比较像样的介绍空手道和泰拳的书。

居安思危,生生不已,中国武术岂可高枕无忧?


素材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